种树的LWL

和半次元同名id种树的LWL是一个人

敌方阵营(2)

伊万·布拉金斯基刚刚送走了那个聒噪的印度人,正在打电话让前台送瓶伏特加上来。见鬼的印度佬为了那点微不足道的军/火和金条,对着他喋喋不休了一个上午,即使伊万已经微笑着掰断了手边的桌角,他也一副毫无察觉的蠢模样,使得这位魁梧的俄罗斯的伊万先生很想一水管打爆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能不能稍微溅出点脑浆来,以证明卡皮尔先生——那个印度的军/火贩,是有脑子的。
事实上,与这个目光短浅的印度小贩合作并不是他此行的目的。
作为新上任的布拉金斯基家的家主,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需要威慑整个家族——用水管抡爆不听话的脑袋当然是不够的,他得做出些实质性的成绩。眼前猥琐的卡皮尔就是个符合条件的诱饵,易于被挑唆闹事,伊万伪装成生意人和这家伙搭伙,但他知道,做事不带脑子的卡皮尔先生绝对活不长。伊万与他共事的第三天,就使得他从过往偷偷藏点货小赚一笔的、微不足道的野心转到产生想要自立门户的想法。而今,这些祟动已经被卡皮尔上面的人洞察得一清二楚,不出意料的话,清理门户的佣兵长这两天就会到了。
伊万的目标,则是摸索到佣兵长,然后把他的尸体挂在位于莫斯科的家宅的壁橱里。
他坐在沙发上,脚下踩着柔软厚实的地毯,愉快地思考着是否购置一个装满福尔马林的罐子。
就在这时,房门被有力而节制地敲响,不急不缓的三下,透露出良好的教养。门外传来疑是侍者的声音:
“先生?您要的伏特加。”
伊万没动,只是静静地盯着门。
门外停顿片刻,又是规律的三下敲击。
伊万抓起随身携带的那根装饰性的拐杖,起身晃步走过去。他透过猫眼看了一眼,攥住了别在后腰的手枪,在门外的青年第三次敲门前,他打开了门。
“先生,您的伏特加。”
侍者衣着的东方青年彬彬有礼。
伊万后撤一步,视线下移,看着这个清秀得过分的亚裔男人,然后笑着把小费塞进对方的衣领,那一瞬间他捕捉到青年眼中一闪而过的警觉。他接过伏特加,回道:“真谢谢呀,要进来跟我一起来一杯吗?”
青年把小费从衣领与纤白脖颈的空当中拿出来放进衬衣口袋里,显得有些为难:“抱歉先生,我还在工作中阿鲁。”
“好吧,没关系哟。”挂着俊朗好看的笑容,伊万缓缓关上了门。
他的笑容犹如来自莫斯科的暴风雪的前兆。
—————————————————————————————
深巷里的偏僻餐馆中,三个男人环坐在一张圆木桌前各自解决着午餐。隔壁桌上坐着餐馆的老板,正伏着身子喂一大群野猫,偶尔缓慢地抬起头看一眼这三个怪人,然后同样缓慢地摇摇头当做没看见。
“亚瑟,我觉得那个大鼻子的毛子不是好货阿鲁。”王耀哧溜着清汤面,含混不清地说。
正在喝红茶的亚瑟一顿。
“你说的‘好货’,是好东西还是好处理的东西?”英/国绅士优雅地擦了擦手,然后利落地把洁白的手巾甩在了旁边正在啃汉堡包的阿尔弗雷德脸上,意料之中地迎来了对方含糊不清的大吼。王耀瞪了他一眼,闷闷地回答:“两种意思都用上也没问题。”
“你觉得他有问题,”明白的陈述句,“那问题在哪里?”
“我觉得,他想要的不是军/火,”王耀喝了一口面汤,把竹筷子放在碗沿上,面色不改地说道:
“他想干掉我们。”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