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的LWL

和半次元同名id种树的LWL是一个人

敌方阵营(1)

天蒙蒙亮的时候,王耀从梦中惊醒。他警惕地睁开眼,瞳孔倏地聚焦,很快清醒过来。料峭春寒透过明净的窗渗进室内,微微的光亮像是梦里要溺死他的水光。
他侧过头看了一眼窗外——午夜蓝囚禁着整个世界。烦躁地翻了个身,他在凌晨时分的寂静中没了睡意。忽然,昏暗的卧室里响起了突兀的来电铃声,紧接着书桌上的笔记本显示收到了邮件。他起身,打开依旧无标题的邮件,来电立即自行挂断了。粗略地浏览过内容后,王耀迅速把自己收拾干净,拿上外套下楼。在木质的旋梯上,他借着微弱的光线瞥见客厅里坐得笔直的人影,脚步一顿。
黑暗中,王濠镜站得笔直,鼻梁上一抹细碎的光。他一声不吭地洗牌,动作精确从容,偌大的客厅里只有纸牌流动如海潮的声响。看见自家兄长下来,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先生现在出门吗?”
王耀点头应了声,而后沉默地盯着王镜濠手里崭新的扑克牌。
王濠镜无声地收起扑克牌。
“别通宵练牌,去休息吧。”他说着抬头又看了一眼楼上,“别叫梅梅起床了,凌晨三点都听见她偷偷打游戏阿鲁,你先睡下,嘉龙估计晚上才能回来。我中午回来做饭。”
“好的先生。”王濠镜送王耀出了门,转身从书柜的暗格里提出一盒麻将往阁楼走。刚踩上旋梯,兜里的手机忽然有了动静,屏幕一亮:
“六点到家——王嘉龙。”
王濠镜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摆钟,无奈地搁置下麻将,去看冰箱里还有没有兄长包的饺子。
————-——————————————————————————————————
王耀一步跨下台阶,衣角匆匆带落了门边盆栽上的露水。浅褐色的眸子在晨曦里变得凌厉,他大步走到不远处的黑色轿车旁,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再不随身带着枪迟早被人一枪崩了,王耀,”驾驶座上的人嚼着汉堡包,“要知道本Hero不保证你在家门口的安全。”王耀没说话,只是亮了亮袖口的刀刃,对驾驶座上的美/国人感到无力。
俊朗的美/国男人一噎,意外的没反驳。在他的印象里,这个中/国男人似乎用刀比枪顺手。副驾驶上的英/国人紧锁着眉头看着美/国男人手里的汉堡包,柔和的嗓音描摹出伦敦的韵味:“王耀,我知道你用刀厉害,但是刀不如枪保险,”说着,他递给王耀一份资料,“另外,目标的信息在这里。”
“劳你费心,亚瑟,我会带上的。”王耀接过资料,懒洋洋地回应那个连说话都严谨过分的英/国男人,末了又补了一句“如果我身上还放得下的话。”
亚瑟闻言看了一眼王耀的军靴。他敢以绅士的名义打赌,那双军靴里绝对藏着不少于六把扁柄的小刀。美/国人也回头毫不客气地从上到下打量了王耀一遍,用含糊不清的语句叨叨了几句。
“开车,阿尔。”亚瑟揉着太阳穴表示不想和死倔的王耀争论。被唤作阿尔的美/国男人气势满满地应了声,欢快地用力踩下油门:“跟本Hero去干掉那个见鬼的阿/三!”
黑色的迈巴赫在凌晨的街道上如野马般咆哮起来。
“阿尔弗雷德你他/妈开车的时候把汉堡放下!”英/国绅士狠狠地拧起眉毛,“少吃垃圾食品!”
“见鬼!你再踢我我就把车开进绿化带里!”阿尔愤愤地咬了一口汉堡,单手猛地向右打方向盘,亚瑟短促地骂了句“shit”,然后瞪了他一眼,不甚情愿地安静下来。
王耀一脸镇定,貌似无视两人的争吵,实则随时准备跳车避险。
“那个印度人吞了多少货?”翻着手里的纸张,他头也不抬地问道。
“这批货他吞了几乎一半,前几次也偷偷摸摸地藏下了一些。婊子养的东西,胆子越来越大了。”亚瑟语气冷静,祖母绿的瞳仁里却是沉沉的一片,“那个杂种早该在航路上解决掉了!他本该被淹死在爱/尔/兰海里!”他用一本正经的声音爆了粗,意外的性感,“该死的阿尔你还在吃汉堡!”
“冷静,别把以前的海盗口气用上,要是我被你带过去了的话我就给你来一刀子,我家里还有弟弟妹妹阿鲁。”王耀在阿尔开口前抢先阻断了进一步争吵的导火线。翻了个白眼,他指着资料第二页上的一张照片,正经了脸色:“这人是印/度佬的部下?”
亚瑟回头,探身看了看王耀指的照片。那是张合照,里面大多是凶神恶煞的军/火贩子,王耀葱一般修长白净的手指落在一个极不协调的青年身上——标准的斯拉夫血统的面孔,身材高大,围着厚厚的白色围巾,皮肤也白皙得很,在一群被中东的烈日晒黑的凶神恶煞的男人中异常显眼,他甚至对镜头微笑着,线条分明的脸倒也英俊,可笑容却透着令人胆寒的巨大压迫感。
“这个人看起来不好惹阿鲁。”王耀的神色凝重,“我们需要和他正面交火吗?”
“放心,虽然身份不明,但立场我有数,不出意外的话他是中立的。”亚瑟摆了摆手,王耀的眉眼却没有舒展的迹象。“我感觉他像前段时间出动静的俄/罗/斯那边的人,”王耀捏了捏眉心,脸色难看,“他立场一旦有偏颇——万一他是印度人那边的,我们就有可能完蛋阿鲁,正面打我们干不过他。”
“你是说布拉金斯基家的那头白熊?”驾驶座上的阿尔拔高了声调,“听说那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嘿!粗眉毛我们得多带几匣子弹!”
“专心开你的车!笨蛋!”英国男人因为“粗眉毛”这个称呼有些恼怒,用力敲了敲油表让他看路,“俄/罗/斯的布拉金斯基家名声确实不怎么样,我们手下的人也就顶多和意大利的黑手党打个平手,”他不紧不慢地说,“但我们的伙计是够的,他那边差得远,我查过人数了。”
“......那就好,你也不是不靠谱的人,”王耀仰倒在座椅上,松了口气。
“我只要能做下去供弟弟妹妹读书就行,毕竟也没其他长技傍身。”他低声说着,笑得痞气,像个无所畏惧的混混。
亚瑟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放心吧,本Hero会罩着你们的!”英/国绅士沉默的时候,阿尔嚷得欢快,“谁都挡不住本Hero!他要是敢插手,就把他射成蚂蜂窝!”
“年轻人别太狂!”仗着自己稍年长的王耀笑骂着踹了驾驶座一脚。

评论(2)

热度(20)